loading1
loading2
alt

遇見攝影先驅,說…緣字!

遇見;台灣第一代商業 攝影先驅 !

11082020星期日,天氣晴,Am6:00左右,和往常般地踏出家門,起身前往小巨蛋旁的運動場慢跑。一早的空氣顯得特別的清新,吸入第一口空氣時,頓時還沒完全清醒的意識,逐漸地回復過來了。

踏著輕快的步伐,緩緩轉動著頭部,或上下、左右擺動,同時也甩動著雙手,來啟動心理與生裡上的溫度,快速適應室外狀況,溶入美好的星期天

假日的清晨,台北市區車子似乎變少了,或許是時間太早了,又或者是假日的關係,大家都睡的比較晚吧。一個人走著走著,經過了2~3個路口,約莫10分鐘,對面一位似曾相識的老先生,緩緩的迎面而來。

忽然間,想起來他是…台灣第一位留日的攝影師,謝明順(老師)先生,也是本土第一代的商業攝影師;記憶中,我的師傅影達攝影印刷公司,負責人兼攝影師,吳文彬先生,曾經這麼告訴過,如果我沒記錯的話。

當二人只有一步之隔時,我點了點頭,向謝老師自我介紹了一下,曾在攝影教育協會,見過幾次面,說沒兩句,他似乎記起我了,健談的謝老師,接下來便娓娓道出,攝影之路的過往。

話語的開端來自緣分,從遇見我開始,幾年前協會碰面的請益,以及會後的閒話家常,到半年前,相同的早上(時間晚一點),再一次見面。謝老師說:他是一個相信緣分的人,這些的不期而遇,或許是所謂的有緣吧,也因為如此,他一一的打開了他的話匣子。

話匣子的開頭,是因為我先問候了一下,謝老師的夫人林xx(台藝大)老師。所以,謝老師就從這裡開始,談起當年…,那是他與林老師年輕的時候,大概是當年的藝專時期吧,林老師是一位美麗端莊,儀態大方的美人兒,屬於品學兼優的…模範生型。

而謝老師則是時髦瀟灑,自由翱翔的型男哥,自侃為不喜歡讀書的…自由派型,兩位老師在學時,彼此並不相識,那又為什麼會成為賢伉儷呢?實在令人有點不解…,這就要等謝老師來回答了。

謝老師說:當年藝專(國立藝專美術印刷科)畢業,經過留學考試通過,前往日本深造,攻讀日本大學藝術學院美術系、日本國立千業大學工學院寫真工學系研究所,在順利畢業後歸返國門。

期間在就讀日大藝術學院時,老師基於對美學的熱愛與追求,所以選擇從大一開始就讀,與林老師的緣起,似乎也因此開始了。林老師因為留學考試並不順利,於是晚了謝老師三年才到日本去。

那時的謝老師,因為念的是喜愛的美術與攝影科目,全心全意的投入其中,成績極為優異,當然順利的由大一升到大三;而剛好的是林老師攻讀日本大學藝術學院美術系時,選擇的是插大,直接攻讀大三課程。

所以,順理成章的成為同學。雖然同是台灣留日生,在留日協會有所交流和接觸,但這並不是真正促成兩位老師,進一步攜手向前學習與相惜的踏腳石。

謝老師說:當年他到日本唸書,第一年便認識了一位台裔的日本女生,兩人相處還算融洽,但就是缺少了那莫名的感覺,彼此的情感始終停滯不前,無法跨越而行。

在與林老師成為同學之後,眼見林老師課業相當繁重,因插班大三關係,需補齊大一~大二必修課目與學分,謝老師常常陪伴在旁,投以課業上的協助,和生活點滴上的關心,逐漸的拉近了兩人的距離,成為了好同學、好朋友,這就是緣分。

聽了謝老師的一席話之後,再看看兩位賢伉儷老師,深深覺得緣份這東西,彼此應好好把握,珍惜當下與未來;對我來說:遇見謝老師(商業攝影先驅),是上天給予的恩賜,聽取他老人家對美術與攝影追求新知和理想的過程,真的是獲益良多。

聽著聽著,不知不覺的,看了一下手錶,已經過了40分鐘,看著謝老師意猶未盡的表情,雖然有些不忍離開,但…還是提起勇氣告別,繼續往運動場去,完成慢跑的運動,離開時,回頭揮手,老師保重身體,有需要攝影助手,可以找我喔!老師再見~~